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晓梦

天不拘兮地不羁,我心无喜亦无悲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数学老师  

2009-09-09 09:07:20|  分类: 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教师节临近,我不仅想起了我初中时的一位数学老师。几十年过去了,他的音容笑貌、言行举止仍那么生动清晰地浮现在眼前,历历如在昨日……

他姓周,当时二十五、六岁的样子,人高马大,体壮身肥,豹头环眼,不怒自威,一怒更是吓死人。我一向数学不好,对数学老师自来是避之唯恐不及,见到这位恶煞神似的老师,更是恨不能把自己塞进课桌的抽屉里。

然而冤家路窄,狭路相逢时你想躲都躲不过。一次他讲解方程,先讲了例题,接着出了一道习题让大家做,他就四处转悠。我抄好题目,刚写了一个“解”字准备解题,一团黑影当头照下,我心想完了,老师转到了我的跟前,而且好像不再移动。一霎时我头脑一片空白,心跳加速,手不由自主地抖动,钢笔在解字后面点了许多黑点,像省略号,解解解解……到底也没解出个所以然来。见我笨成这样,老师气坏了,一边责骂,一边弯起手指在我桌子上猛敲,震天介响,他虽然没敲在我的头上,却让我心惊肉跳,差点晕过去。

从那以后,他基本不再搭理我,偶尔看过来,那目光,就像武侠小说里的恶人甩出的飞镖一样,带毒的。而我对他,更加是闻风丧胆,远远望见就魂飞魄散。他当我不存在,自然不会招惹我,我也就几乎放弃了这门功课。

然而福无双至祸不单行。不久后的一次大范围统考,我居然考了个大鸭蛋。拿到卷子,那个红红的圆圈血盆大口似的像要把我吞下去,又像周老师发怒时血红的眼睛,我看着看着,好像真有鲜血汩汩流出,慢慢地把我淹没……心想这次无论如何都在劫难逃了,感觉自己好像一丝不挂战栗在凛冽的寒风中,等待着乱箭射死。老师气极无奈反而乐了,他不是暴跳如雷,厉声呵斥,而是慢条斯理地,抑扬顿挫地,极尽挖苦嘲笑之能事。他说的话,我当时好像什么也没听见,只是清晰地记得他那阴阳怪气的强调,和同学们一阵接一阵的嬉笑声。

那次统考,全班同学的成绩都是个位数,大鸭蛋也有七八个。如此的教学质量让人担忧,所以那一学年结束后,我转学了。奇怪的是,我还会经常跟他不期而遇,他就这么厉鬼似的阴魂不散,但我不再怕他,却也从不跟他打招呼。

让他意想不到的是,他时常提起的他最为崇敬的那位德高望重的老师,竟然是我的父亲。一次我父亲骑自行车带着我跟他迎头相遇,他老远就下车恭敬地站住,到了跟前,我父亲也要下车,因我坐在后座不动,父亲没能下来,就一只脚点地跟他聊了两句。当周老师发现坐在后座的居然是我时,他那时没有眼镜可跌,就差点把眼珠子掉出来。我冲他笑笑,依然没有下车。父亲骑车走远了,他还在回过头怔怔地呆望。

我在想,我敬爱的父亲怎么会有他这样的学生?也许他也在想,他敬爱的老师怎么会有我这样的女儿?不过后来我还是给他争了光,因为我是他教的那届学生里唯一考上大学的,尽管不是他把我送进了大学。(2007.9.4)

博友雅韵:

我的数学老师 - 晓梦 - 林晓梦yu0708

数学老师容如昨,豹头环眼形象恶。

小妞心惊脑空空,考试鸭蛋圆果果。

老师竟是父学生,相逢均为心惊愕。

日记幽默笑料出,老妖笑成弥陀佛。

我的数学老师 - 晓梦 - 林晓梦 yuanyuancu

三尺讲台站,责任铭心间,

智慧园里勤耕耘,再累心亦甜。

 

蜡烛燃自己,后生续新篇,

桃李芬芳天涯时,酒醉心更甜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)| 评论(1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